Online game都學到嘢? 唔係只有打打殺殺 – 蘋果日報 2015年04月24日

  「如果我仲留喺遊戲公司,係諗緊點樣用一蚊賺最多嘅錢!依家就發現原來有咁多嘢可做。」在遊戲開發界打滾近20年,施德利(Michael)最得意之作是「三國」系列。加入舊公司時,Michael曾揚言要令公司「成為最好的格鬥遊戲公司」,每日目標是讓玩家打得爽、衝動去充值。去年4月他卻毅然辭職,方向轉了一百八十度,將鬥志用於新辦的社企「iCare智研德育」,助後輩完善遊戲推出市面、發掘能人異士加入團隊,主攻益智遊戲,他的新終點,是建構最好的益智遊戲平台。 記者:袁柏恩 「三國格鬥」、「果寶三國」曾為Michael和舊公司摘下多個獎項,後者推出兩個月下載次數已逾3,000萬。Michael最擅長抓住玩家心理──遊戲中射戰、騎馬角色最吃香、如何推出150元的遊戲卡仍有人購買……Michael說起過往「戰績」時總是眉飛色舞,足證他對格鬥遊戲的自豪。 去年4月,其團隊的新遊戲又摘下一個金獎,老闆正準備與他商討下一輪推廣,他卻毅然遞上辭職信。從格鬥世界,一頭栽進智樂遊戲,他當上了非牟利機構「傳恩惠您」的新媒體技術總監,機構新開展的社企項目「iCare」,着墨推廣「德智體群美」的程式和遊戲。由動走向靜,觸發點之一,是來自對業界的反思。 某次Michael為一個中學生遊戲創作比賽作評審,「12隊做green city做環保,中學生做,但出嚟嘅時候呢,竟然得4隊冇死過人。」學生設計的遊戲中,有的以環保槍把建樓的工程師建樓擊倒、撞斃阻止植樹的人……「我嗰時感覺就係:係咪呢一種我哋過往做緊嘅,潛移默化咗落佢哋度?係消滅對方就解決咗個問題。係咪可以有另一類嘢去做?我哋係咪可以建立另一套觀念,德智體群美,可以合作去解決一件事,而唔係消滅嚟做結果呢?」 直至去年作為同行的妻子問他:「遊戲傳播能力咁大,係咪可以做德育教育?」他終下定決心。辭職前,不少公司向他招手,有獵頭公司曾為內地公司開價年薪80萬元人民幣,外加可觀佣金,非現時工作可比,他卻覺得當下更開心。 在前線拼搏多年,Michael現時退到幕後角色,指導新人、辦比賽凝聚開發者,機構以購入的預設遊戲角色、開發工具等,加上其知識人脈,助新人的遊戲作推廣。新人的想法,讓他眼界大開。以前他只苦心鑽研格鬥,如今有團隊將日常生活化作遊戲,由起床到追巴士甚至上床睡覺都有得玩,有團隊因有印度背景,打造遊戲時目標市場不再局限香港。「以前老闆同我講,如果隻遊戲做唔到要人充值1萬蚊,就失敗喇,就不停咁諗點樣要人充值。以前對住同事、開發者,依家每日都有唔同會議,令我反而開闊番眼界。」 辭職剛滿一年,Michael眼前盡是未知的世界。早前他為比賽尋紀念品,遇上了一班殘疾人士,以僅能活動的一、兩隻手指在黑膠碟上繪畫精美的圖案,花一個月完成的藝術品,卻只賣百多元。 Michael就此決定要跟他們合作,起用他們為遊戲做美工,甚至管理工作。他滿腦子都是如何與不同的人相遇和合作,像公園「棋王」、媽媽級「大廚」。「對於我哋嚟講,要擠一個故事出嚟好難,或者我哋要將人生閱歷講出嚟好難,但對佢哋嚟講,我本身係棋王嚟啦,只不過我係維園做咋嘛。好似媽咪咁,源源不絕嘅餸,個APPS一定唔會死﹗但點樣將佢轉成嗰一部份?」在新崗位上,他鬥志未退,「寧願做霸王,都唔做魚仔!」

Read more